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极度羞辱
极度羞辱

极度羞辱

有一天,夏经理要请一个大客户吃饭,他让我和太太也去坐陪,我们不得不去。酒桌上大家还算得体,但席间丽玲出去上卫生间时,夏经理也藉故出去了,而且去了很久……几天后,丽玲建议我请夏经理来家里吃饭,我一肚子的不愿意,可后来还是同意了,因为丽玲好像还很关心我的工作。吃饭的时候,我明显感到夏经理看丽玲的眼神有些异常,而且总盯住丽玲的身体。

  我负责的两个帐户出了问题……困惑、焦急、愤闷的心情交替上升。几个月前南通一家医院采购科的老王给了我一张6000元汇款作为回扣,我没有告诉夏经理。一个月前,昆山一家公司又给了我一张2500元的回扣汇款,我也悄悄留了下来。

  这在前几年是可以的。那时大家都这么做,但近两年已经明文禁止,虽然一些单位还是偷偷的做,因为当事人大家都有好处。我不知道夏怎么会知道的,这件事我只告诉过丽玲,难道南通的王胖子出卖了我?

  夏让我把钱全数上交,还要我交代其他回扣问题。他说,这在法律上叫「侵占」,是要判刑的。我同夏争辩了几句,后来竟吵了起来……我不仅被解聘了,而且还被告知可能要把问题反映给检察院。我知道自己遭到姓夏的暗算,为两张共8500元的回扣汇款,难道我真的要进监狱?我气得要死,也真的很害怕,两天前担心不好找工作,现在担心我的一生就此毁了。

  丽玲让我不要慌,她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骂我、打我,反倒来安慰我,这让我很感动。但我俩也想不出办法,后来她建议由她去找夏经理求情,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我心里虽然不情愿,但出于无奈,只好同意,内心倒真希望她能成功。

  她回来后气愤地说:「姓夏的真无耻……他要我陪他上床才肯罢休。他说这事目前在公司内还没有人知道,还来得急,他给我们三天时间考虑。」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人这样卑鄙……我大骂姓夏的无耻,畜生,王八蛋……表示我坚决不同意。

  「你不同意……那怎么办?你愿意进监狱?」「进就进!」我气呼呼地喊道。

  「别发傻了,一进去,你这一辈子就完了。」「那也比这样受辱强!」「你要想开点,不能意气用事。」「那……那怎么办?」「我看也只有答应他了……反正都21世纪了,谁还在意那个?,只要我们不说,也没有人知道。」丽玲坐在我身边,安慰我。

  「什么?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除了愤怒和无奈,我还有什么?

  ……「好吧……」经过老婆一番劝解和「开导」,我终于低下了头。

  「他说不是一次,是陪他一个星期。」丽玲又说。

  「什么,他要你陪他一个星期?」「对,他说如果不答应他,他就准备正式通知检察院;如果答应他,他说就算了,而且还可以考虑让你重新回去工作。」「他太无耻,太卑鄙!」我愤怒地摔东西,但没有用,平静下来仔细想想,我似乎没有什么选择,只好忍气吞生地答应。

  「丽玲,我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那天晚上,我头一次倚在妻子的怀里哭出声来。

  丽玲同夏磊说好,星期五晚上开始,他到我们家来睡,一直到下个星期五的晚上结束。

  由于失业,我白天躺在沙发上难过。快到五点钟时,我焦急不安,心情极度烦躁,也非常痛苦。又怕夏经理来,又希望他来,好使这件事尽快了结。再有两个小时,那个混蛋就要来我家奸淫我老婆了。我穿上衣服,准备出去,我不知道该上哪里去,但我知道我不能待在家。

  看到我要出去,丽玲说:「你不能走,我忘记告诉你,夏的一个条件是要你在旁边看着。」「什么……你说什么?」我的头「嗡」的一声,气得浑身发抖,这简直是莫大的侮辱:「绝对不行,我还是进监狱吧!」丽玲求我:「江明,求你了,我这可都是为了你,你难道真愿意进监狱?真想毁了自己,你如果毁了,恨你的人才开心呢!」「进监狱也比看着他欺负你强!」我头一次大声对丽玲喊叫。

  「闭嘴,江明我告诉你,我可是为了你才这样,如果你不配合,反而对我发凶,别怪我翻脸无情,不管你了!」她说着一甩手进屋里去了。

  我傻在那里,只好脱掉衣服,进屋里向她道歉,然后沮丧地坐在沙发上。

  快到7点了,丽玲将我两手反绑在身后,我问她为什么绑,她说这是夏经理的意思,而且她自己也怕我胡来。

  她去里间换上了一件漂亮的旗袍,梳妆打扮了一下。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打扮,但又觉得也许应该打扮。

  一会门铃响了,丽玲去开门。

  「夏经理,请进。」「江太太,你好。」夏显然刚刚喝过酒,心情很好。我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招呼。

  「夏经理要喝点什么?」丽玲对他挺热情,但也有些拘谨。

  「喝点茶吧!」「好的,江明,向夏经理道歉!」丽玲过来命令我。

  「对不起,夏经理,虽然不全是我的错,但我不该骂您,我道歉。」我很不情愿地低声说。

  「知道错就好。」夏磊还是那么傲慢。他似乎很开心。

  「夏经理,能不能就让江明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要在卧室里?」丽玲在为我求情。

  「为什么,不是都说好了吗?」看来夏是诚心想羞辱我。

  「他在旁边……我……我不舒服。」丽玲说。

  「好吧,看在江太太的面上,今天就让他在外间吧!」我松了一口气,但不知道明天会不会让我进卧室看他奸淫丽玲?

  卧室的门虚掩着,我听得见他俩脱衣服的声音,接着是夏的声音。

  「江太太,你的皮肤真好,又白又细,真是江南美人呀!」一会,我听见他俩轻声说话,我努力听,可由于声音太轻,听不清楚。他们小声说了好一阵子,我不知道他们会说些什么。

  又过一会,我听到丽玲一声呻吟,知道姓夏的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此刻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接着,我听得见丽玲在卧室里被姓夏的奸淫时的呻吟……「江太太,你这里真紧,没有生育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你像处女一样。」夏经理这些话说得很响,一字一句刺在我的心上。


  我感到羞辱,如果我有力量挣拖脱,我也许会立刻从束缚中脱身,去打姓夏的,但我无法挣脱,也不得不顾及后果,只得在那听着他俩做爱,忍受折磨。

  一会后,我感到丽玲似乎很享受的叫床声……他妈的,她难道还喜欢那个畜生吗?她不能这样对我!她怎么能!我不会让他这样夺走我的女人。我要反抗,我一定要终止这个闹剧!哪怕进监狱,哪怕她让我离开,也没什么大不了,没了她,我也可以活!

  但我的双手被反绑,我在挣扎……但说也奇怪,在这种极度痛苦的情况下,我的下身却有所反应,我的阴茎在勃起。我这是怎么了?极度的羞辱却让我产生了一种十分复杂的快感。

  卧室里床的晃动声和他们的呻吟声此起彼伏……大约半个小时后,一阵急促的床板响动声,我听到夏磊和丽玲高潮前的叫喊,接着是夏射精时的喊声和丽玲的叫声……接着,屋里慢慢平静下来,而我的鸡巴还昂首挺立。

  丽玲光着身子出来的时候,她的身上都是汗水,下体溅着一些精液和她的体液,在灯光下闪耀,她脸上身上洋溢着快感后女人的庸懒和娇媚。

  「你怎么样,江明?」「你有没有让他戴套?」我努力镇静自己,不要让丽玲看到我硬起来的阴茎,但她还是看到了。她没有回答我的发问,走到我身边,用手摸了一下我高高翘起的阴茎,冷笑了一下,转身走开了。

  我从来没有感到自己这样下贱,顿时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她没有理我,径直去厨房冰箱里拿出两瓶饮料,又回到卧室里去了。

  我原以为,今晚的恶梦已经结束了,却没有想到才刚刚开始。

  二十分钟后,卧室里又再响起他俩性交的声音……这次我明显感到丽玲在享受,她的叫床声已经不同原来,而且越来越大。

  「啊……你的……好大呀……真舒服……」我听到丽玲在喘息着说。

  那一夜,他们连续性交到后半夜的2点多钟,夏磊这家伙至少射了三次。

  我在混沌中睡着了。醒来时,太阳已经很高了,丽玲已经在厨房做早点。我看一下挂在墙上的钟,已经10点多了。今天是周六,不知道今天等待我的是什么?

  夏穿着一件丝绸睡衣走出来:「江明,睡得好吗?」我没有说话,把头转开。

  「江明,夏经理问你话,快回话!」丽玲命令我。

  「还可以。」我不情愿地说,我没有拒绝丽玲的习惯。

  「江太太,要不要把你先生的手松开?绑了一夜了。」「你说了算,你要松开就松开吧!」「可是我还想同你做。」夏经理一副流氓样子。

  「你们男人,对这事蛮有瘾,你就不累?」丽玲对她妩媚的一笑。

  「你太漂亮了,谁会嫌累呢?」「你要还想……就暂时再委屈他一下吧!」丽玲娇声说道,从语气中听得出她显然不反对同姓夏的做爱。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头脑嗡嗡地响,预感到我可能正在失去丽玲。

  「听说你昨天在外边也很兴奋?」显然丽玲把我鸡巴隆起的事告诉了我最不愿告诉的人。

  我的脸一下就涨红了,我羞辱地低下头,恨不得有个洞钻进去。

  过了一会儿,丽玲出来了。她叫我站起来,我吃力地站起来,她把我带进卧室,让我坐在床前的一个椅子上。

  「夏经理说,要让你看我们做……」夏不放心,又拿来一条绳子,将我绑在椅子上。

  丽玲坐在床边,夏磊俯下身去吻她,丽玲也没有反抗,只是闭上眼睛,微张嘴巴让他吻。

  「站起来,江太太。」夏磊说,温柔地从她嘴里抽出来。

  丽玲优雅地站起身,他把她搂到怀里,伸手到她背后拉开拉炼。今天她穿着另一件她喜欢的连衣裙,衣服落下来,露出她的乳罩和内裤。

  「太可爱了!」夏磊边说边伸手握住丽玲的丰乳,她颤抖。又解开了乳罩,她的乳房跳跃出来,夏磊低头含住她的乳头,她战栗着揽着他的脖子。接着,夏脱掉睡衣,只穿一条内裤,他的皮肤很白,也很光滑。

  当着我的面,夏磊搂住丽玲,开始脱她的乳罩和三角内裤,最后,丽玲一丝不挂地站在他面前。他用手抚摸丽玲的乳房,然后将她搂住,一只手放肆地揉弄丽玲丰腴的臀峰,夏磊脸上挂着骄傲的笑容。

  接着两人躺在床上,夏脱去内裤,他的鸡巴已经高高挺起。他的阴茎比我的大很多,足有17厘米长,而且很粗。我感到一阵自卑。

  他抚摸着丽玲的乳房、阴部,一会儿后,他伏到丽玲身上,开始将鸡巴插入她湿漉漉的阴户,「噗」的一声,他的阴茎便全部淹没在丽玲的身体里,接着是两人肉体摩擦的声音。

  看到自己最讨厌的男人在眼前这样赤裸裸地奸淫着自己的老婆,任何人都会受不了的,虽然我昨天已经渡过了情感中最难熬的时刻,但此刻我的怒火又在燃烧,我头脑发热,周身的血液似乎都冲上了脑袋。我挣扎着想解脱绳索,我真想杀了他!我也不能原谅丽玲,她为什么那么享受,而且不让那个畜生戴套?

  丽玲半闭着眼睛,很受用的样子。夏磊转头向我,眼里充满嘲讽和傲慢。无奈,我只好闭上眼,不想看见这一切,把精神集中到背后麻木的被绑住的双手,感觉应该去监狱,总比面对自己心爱的妻子现在和另一个我讨厌的男人的行为要好。

  「睁开你的眼睛,江明。」夏磊强迫我去看:「别逃避,这是你要看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正因为这样,我才要你欣赏我怎么样干你老婆,怎么蹂躏你老婆,操你老婆。你难道不想看吗?听说你昨天在外间很兴奋呢!」「江明,听夏经理的话!」丽玲睁开眼睛,转过头来命令我。

  我睁开眼睛,我不知道世界上有什么比这更加屈辱。几秒钟后,我又拼命地闭上眼睛。

  夏磊显然不是新手,他做爱的功夫的确比我丰富,他一会上位,一会下位,一会又从后面插,不一会就把丽玲操得淫欲高涨。丽玲的叫床声是我四年夫妻生活中从来没有听到的,显然她非常享受。

  我又睁开眼睛……「唔……唔……唔……啊……哎哟!唔……嗯……哎哟……」老婆被夏磊操得疯狂而淫乱地哼叫着,夏磊每一次的下落,两人的结合部都会发出「啪滋!啪滋!」的拍打声,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声音的频率和强度都越来越高。

  突然间,夏磊以超快的速度重重地操起丽玲的小穴,「唔……唔唔……唔唔唔……操我……别停……用力……操……啊……」听上去丽玲应该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渐渐推上了颠峰中的颠峰,她拼命卖力地扭动着自己的腰枝,屁股随之用力地摆动,似乎也在努力配合着夏磊近乎疯狂的抽插动作,而我的羞辱是可想而知的。

  时间在一分分的过去,大约过了五、六分钟,我开始感到骚动,阴茎开始勃起,这么巨大的羞辱竟使我产生从未有过的快感和骚动。我努力镇静自己,可是没有用……「你看,他激动了,我没说错吧?」满面菲红的丽玲斜眼看到我的样子,对夏磊说。


浑身汗流浃背的夏磊停下来,他走到我身边,他粗大的阴茎高高地翘着,上面沾满丽玲的阴液。

  「江明,原来你真是个变态,哈哈!你真的喜欢看别的男人操你老婆?」「不是,不是……」我无力地摇着头,眼泪流了出来。

  「还说不是,你这是什么?你看我干你老婆,鸡巴硬成这样?你不是男人,你根本不配做男人,你是他妈的变态!你只配给女人做奴,让女人作贱,你真他妈无耻!」夏磊骂完,又回到床上,搂着一丝不挂的丽玲,再次把阴茎插进她的阴道,开始更加肆意地蹂躏我老婆的身体。

  「你既然喜欢看我操你老婆,我就操给你看!啊……啊……啊……真舒服,你老婆真嫩,她的屄真紧,太爽了!啊……紧凑得像个处女,我想是你那家伙太小,使你老婆一直没有被开发,现在让我给你老婆开开苞吧!」夏磊大声喊叫起来,阴茎在丽玲的下身猛烈抽送起来。

  「啊……啊……江明原来你是这种人,我早就知道你有些变态,可没想到这么变态,算我瞎了眼……」丽玲一边呻吟,一边说道:「啊,夏经理,干我!用力干我!让那个贱男人看你怎么操我……啊……啊……太棒了!你的鸡巴真大,感觉真好……」丽玲放荡地双臂紧搂夏磊的脖子,腰身在积极配合夏磊的阴茎上下蠕动。

  丽玲一骂我,我的精神就彻底崩溃了。

  「我无耻,我变态,你们饶了我好吗?不要再这么折磨我了,你们让我做什么都行,快让我出去。」我在椅子上扭动,我想挣脱,我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耻,我在哀求他们。

  虽然我在哭,但鸡巴一点也没有软下来,难得我真得这么下贱吗?我突然感到自己真的是全世界最下贱的人。

  「自己骂自己,说你自己是喜欢戴绿帽子的乌龟。啊……啊……」丽玲一边呻吟,一边命令道。

  「我是喜欢戴绿帽子的乌龟,我不是人……」「说你喜欢夏经理操你的老婆……嗷……啊……」丽玲喃喃道。

  「我喜欢夏经理操我老婆……」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消失,在我的呜咽声中、在丽玲的叫床声中,突然,夏磊猛然把头一抬,闷哼道:「丽玲……我要射了……我……要射了……」随之重重地把腰一挺,同时紧紧地抱住了丽玲的身体,就这样,在她潺弱的老公面前,把一泡滚烫的精液射在了丽玲的生殖器里,浇灌着她已经成熟的花芯中。

  夏磊喷射了,他射了很多,精液开始从丽玲的阴道外泄,显然他和丽玲已经爽到极点。

  两分钟后,夏磊和丽玲的喘息才渐渐平静下来,卧室里顿时非常安静。丽玲紧紧地抱着夏磊,看起来还在回味着高潮的快感,夏磊则缓缓的把自己那条已经开始变软的阴茎从丽玲的大腿深处抽了出来,带出了大量白白浓浓腥骚的液体,然后他侧身躺在丽玲身边。

  再看丽玲的阴户,阴核依然高傲的挺立着,阴道口微张,随着阴茎的抽离,阴户向上方微翘的地方还有少许白色的液体缓缓的流出,沿着股沟流过肛门,最后流淌在床单上。

  「丽玲,你真像处女。你的阴道好紧好窄啊!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本打算陪你好好玩玩的,现在看起来还要等下一次了,从昨晚到现在我真的是好累了,可能是得到你让我太兴奋了吧!」「是我老公的那个太小,才使我保留得这么紧……」丽玲讨好地答道。

  看着夏磊那松软而满是精液阴茎,丽玲起身,习惯性地从床头柜上的面巾纸盒中拿出一些纸为夏磊擦净下身。这是她以前经常为我做的动作,现在看到非常奇怪。她又拿了一团纸擦了一下自己湿漉漉、黏稀稀的阴部,用手指伸进阴道,带出一滩精液在手指上,然后下床走到我面前。

  她把粘糊糊的手指伸到我嘴边,「把我的手舔乾净。」她命令道。

  我稍犹豫了一下,她立刻用另一只手给了我一记不轻不重的耳光:「舔呐,把我的手舔乾净!」我张开嘴,丽玲将夏磊的精液抹在我的嘴和舌头上,味道有些咸. 她将手放在我嘴上:「舔乾净每一滴。我知道你喜欢精液的味道,可你喜欢这个奸污你老婆、夺走你工作的男人的精液吗?江明。」我羞得无地自容,失声哭了出来:「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我的最后一点自尊也彻底崩溃了,我的奴性突然被最大限度地唤起,我拼命地舔着丽玲的手指。

  「我不是人,我是狗,我连狗都不如……原谅我吧!丽玲……」「我问你喜不喜欢这味道?答我!」「喜欢。」她和夏磊交换了一下眼色:「原谅你,你根本不配做我的男人,不值得我原谅,你只配做狗,给我做奴。舔!」我一面舔,一面哭着求她:「是的……我不是人……我是狗……我下贱……我只配给你做奴……原谅我吧!」「做我的奴你都不配!」丽玲抬起刚刚被我舔乾净的手,狠狠地给了我一记耳光。

  「饶了我吧!让我给你做奴。别再折磨我了,我会好好地服侍你……我一定会好好地服侍你。」「想做我的奴,就先给我下面舔乾净!」丽玲把一条大腿高高抬起,放在我的肩上,把满是精液的阴部放到我的嘴旁。

  我犹豫了一下,「快舔!」丽玲不耐烦地叫道,我心里又是一阵受虐冲动,立刻把嘴凑上去,疯狂地舔起来。我要把她阴户里的精液都舔出来,把姓夏射进去的那些脏东西从老婆的身体里舔出来。

  我疯狂地舔着,大约有一分多钟……丽玲知道她赢了,她已经彻底地征服并控制了我,她会意地看了夏磊一眼:

  「给他解开。」夏磊下床帮我解开第一道绳子。

  「跪下!」丽玲命令道。

  我的精神已经崩溃,我被彻底打垮了,我顺从地跪在丽玲脚下,她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脸放到她的大腿中间,让我继续舔。我奴性大发,急切地舔着她的下身,想把夏磊的精液都舔出来,吃下去。

  「你过来。」她对夏磊说,夏磊走到她身边,她抓住夏的阴茎对我说:「把嘴张开!」我知道她要干什么,但早就没了反抗的勇气,我乖乖的张开嘴巴,她将夏磊原本松软现在又有些硬起来的阴茎放进我嘴里:「给夏磊也舔乾净。」她头一次不叫他夏经理。我乖乖地开始舔,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舔另一个男人的阴茎,而这个男人还是我的情敌和冤家对头,那种羞辱感是任何言语都难以形容的。

  夏的两只大手紧紧按在我的头上,配合着我头部的前后摆动。丽玲转身拿起一个相机,显然那是早准备好了的,拍了几张照片。我本想反抗,但夏的双手很有力,按得我头皮很痛,而我又不敢过份挣扎。

  「你真是个无耻的男人,你简直是人渣!」夏磊无比轻蔑地斜着俯视我说。

  我知道我完了,我已经不是人了,我想逃出去,想钻进一个老鼠洞里,但我不能,也没有勇气停下来。我伸着舌头,舔着这个我最讨厌的男人的阴茎,而这是刚刚蹂躏过我老婆身体的阴茎,他的黏糊糊的阴茎很腥。我扭过头,可怜巴巴地看着丽玲,脸颊上还留住泪痕。

  「滚出去,跪到门外去!」当夏磊把阴茎从我嘴里抽出去时,丽玲命令道。

  我顺从地爬了出去,跪在门外的过道上。我浑身松软,眼泪还在眼眶里转。

  丽玲从里面关上房门,我隐隐地我听到他们俩在轻声说话,还有笑声,他们好像是在商量什么事。

  半个小时后,门开了,夏磊已经穿好衣服,他出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和老婆丽玲,一片寂静。

  短短的24小时,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24小时前,我还在和老婆一起商量怎样渡过危机,但现在我好像已经失去了老婆。

  我仍然跪在地上,不知道是否应该起来。

  终于,我站起身,走进卧室,看见丽玲斜卧在床上,她在看杂志,但下身的短裤已经脱下来,围在她的脚腕上。

  「谁让你站起来的?」「对不起,丽玲……请你原谅我吧!」「我不会原谅你的,你不是男人,你根本不配做我的丈夫,一个丈夫是不会看着自己老婆受人侮辱还会那样。」我「扑通」一声给她跪下。这是我头一次主动给她下跪。

  「丽玲,我不是人,我该死,我猪狗不如,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我只求你原谅我。我并不愿看你受辱,我只是……你能原谅我吗?」我跪在地上求她,希望不会失去她。

  「我绝不会原谅你的,你太下贱,太变态,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过从前的夫妻生活了,我不会要你了。」「求你饶恕我,丽玲,我不是人,我该死,但我求你不要让我们分开,我不能离开你。」「说这些有什么用?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从现在起你彻底顺从我,放弃原来的你,给我做奴,一切都听我的,你不是一直都挺喜欢我虐你吗?现在我就给你个机会。要么我们离婚,财产当然全归我,你彻底滚蛋,而且可能进监狱。不仅如此,我还要把那些照片给你的亲戚朋友寄去,让他们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离开你。」「丽玲,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看在四年夫妻的份上,你千万……」


  【完】